Back to collection

Buddhist Affinities over a Century 2 - Life 2 《百年佛緣2-生活篇2》

I Can Tolerate this for a Lifetime 我就這樣忍了一生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我就這樣忍了一生

  一個出家人需要具備美德勤勞和眾發心慈悲苦行重要就是要有忍耐性格」。做為一個出家人如果性情粗暴脾氣急躁人相不能容忍情形僧團生活必然不會容易



  說到」,這些平常委屈冤枉其實出家人若是一口氣算不了什麼事但是口氣口氣怎麼辦除了有別辦法解決



  一般解釋說法比如:「開口不還。」就算但是佛教解釋」,一般人解讀不同成佛要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福慧俱全這就佛陀三祇修福百劫相好」,相好哪裡起來忍辱波羅蜜重要修行



生忍法忍無生法忍



  「之一應該智慧力量結合意義如果只是接受沒有力量擔當不能有力對付缺乏和諧風格能忍。「」,智慧中有力量力量中有智慧佛教說明學習忍辱法門層次第一生忍第二法忍第三無生法忍



  所謂生忍意指我們生存這個世間生活保持和諧生命必須」。「認識接受擔當負責化解消除要有許多智慧力量美德



  例如我們生存在世別人一句話一個東西一個責任必須接受以後擔當擔當以後負責負責以後能化最後消除」。但是沒有智慧缺乏力量如何得到



  儒家修養」,「儒家學說核心聖人德行簡單地說努力養成喜怒形於色也是不能輕易說話但是不好看如果表現若無其事必須最後不論如何令人難堪事情無礙才能有一點功夫



  一個例子假如別人一個禮品其實心裡並不喜歡不能千里之外不喜接受喜歡東西人家不肯一樣坦然接受總之外境一切事相諸緣八風我們通通接受擔當負責能化消除所謂:「大事小事」,功夫



  「生忍」,我們人世間彼此相處來往為了和諧生存必須凡事其實修學生忍不是那麼容易例如禪門公案宋朝大學士蘇東坡皇帝貶謫瓜州做官時候偈語:「稽首天中天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意思學佛以來佛光普照就算八風不會影響



  蘇東坡認為自己修養一時得意書僮:「乘船江南金山寺偈語交給大和尚佛印禪師看看。」



  書僮之後遵照吩咐江南金山寺偈語呈給佛印禪師



  佛印禪師沒有講話上面幾個:「這個回去還給你們學士。」



  書僮離開佛印禪師坐船回到瓜州蘇東坡看到:「這麼回來?」



  書僮:「禪師沒有講話回來。」



  蘇東坡:「怎麼不等詩偈句話評論之後回來?」



  書僮:「沒有評論詩偈寫字。」



  蘇東坡:「拿來!」



  蘇東坡指望佛印禪師大大稱讚急忙書僮取回詩文上面放屁



  蘇東坡大怒:「這個老和尚看得起偈語讚歎就算怎麼可以惡口罵人準備江南金山寺佛印禪師理論一下。」



  蘇東坡金山寺時候看見佛印禪師門口不等蘇東坡說話佛印禪師哈哈大笑:「學士學士不是八風吹不動怎麼?」



  蘇東坡這下子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只是紙上談兵心地功夫差得遠



  所謂八風吹不動」,就是」,不論善惡好壞不會動心怎麼人家批評一個放屁」,這麼不能忍受蘇東坡自覺慚愧所以,「生忍已經不容易做到



  再說法忍」,就是所謂一切事相一切語言一切概念人情冷暖世事滄桑」。我們生存在世對於周遭環境一定不好每天環境賭氣當然不能諸法賭氣一定划不來必須接受諸法擔當負責可以化解消除法忍」。



  所謂無生法忍那是修行最高境界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滅沒有生死境界何嘗何嘗那是一個不生不死平衡法界本來何處塵埃世間事情所謂天下庸人自擾。」沒有沒有結果沒有不會如果境界超越一種無形無相無住一切安住無生法忍就是禪悅法樂人間淨土世界



貧苦養成堅忍



  生長一個貧苦家庭父親最初務農耕種所以莊稼收成變賣微薄所得拿來開店經商先後成衣店短期經營最後賠本失敗因此家計愈加匱乏日食更加困難我們可以飢餓狀態度過童年所幸我們沒有因為飢餓淪為乞丐小偷或是流落外地遊蕩



  對於童年除了印象以外成長過程細節依稀記得外婆偶爾食物接濟我們其實本來我們老家但是經過幾次變賣田地風光一時不過因為父親沒有求生技能職業一家終究坐吃山空風光不久飢餓苦難歲月便再度降臨



  父母辛苦生養幫助就是我有性格家庭艱苦環境促成能夠忍受日後在生遇到種種苦難就算沒有不會感到苦惱甚至時候知道家裡貧苦因此天空濛濛晨曦自己學會外面撿拾狗屎狗屎堆積起來肥料賣掉幾個銅板



  黃昏時候一些牧童回家規矩知道回家總會路上留下不少糞便因為牛只牛糞並不我們牛糞起來如果拿不動在地回家以後大人牛糞大餅一樣曬乾以後可以賣掉得到幾個銅板家用父母我有這樣性格非常歡喜常常讚美使感到家庭雖然貧苦從不以為反而覺得樂趣小小年紀家庭多少付出一些自己心裡快樂



  有人貧無立錐之地感覺到什麼一貧如洗」,畢竟家裡什麼沒有幸好養成一個空無性格建立不一定擁有習慣只要天地星辰日月觀看只要花草樹木欣賞無論在世何處吃飽人生美妙當下



  十二歲出偶爾報告平安但是往往好幾甚至還是不出因為從來沒有可以郵票衣服鞋底硬紙勉強走路這樣子一天一天歲月再怎麼貧苦依然還是能忍



  即使生活各方條件不以因為生來一個樂觀性格總能自我發掘人生樂趣生活雖然窮苦正如孔子顏回:「陋巷不堪。」這種貧窮快樂境界佛教儒家共同體會



棲霞山



  出家寺廟應該宜興大覺寺那個時候師父正在棲霞山監院因此棲霞我方便剃度所以有人以為棲霞山出家其實沒有這裡出家那裡出家一樣出家



  家庭貧苦棲霞山出家還是一貧如洗日子原本輝煌棲霞山早已」,失去過去榮景直到一九一九年宗仰上人發心重建寺廟佛菩薩庇佑屋瓦地磚就是沒有糧食一個



  記得出家初期抗戰時期棲霞山沒有香客沒有田產經常好幾不到米飯每天只有雜糧甚至廚房滾開還沒有大寮只好消息告訴大眾今天午餐一點才能打板開梆回想起來日子不容易忍受不過那個戰亂時期不是只有我們處境窮苦整個蘇北可以家家戶戶貧苦



  棲霞山苦難不是貧窮而是身心磨鍊尤其十五受戒到了戒場戒師戒子問話審核:「殺生?」



  :「沒有。」



  戒師:「蚊子沒有打死說謊。」!……



  確實說謊沒錯不了



  一個戒師:「殺生?」



  :「。」



  戒師:「哎喲罪過罪過。」!……。



  第三位戒師:「受戒?」



  :「老師。」



  戒師:「難道老師受戒?」楊柳一連串雨點頭上



  到了下一個戒師那裡同樣問題因為有了第一次經驗於是:「自己。」沒想到!……」,腦門一陣痛楚:「可惡老師竟然膽敢自己!」



  第五戒師還是先前問題經驗豐富所以畢恭畢敬:「自己發心師父。」



  以為這個答案應該圓滿結果,「調皮這麼滑頭!」當然少不了



  腦子金星來到最後戒師座位問話直接過去戒師:「老師慈悲!」



  自己師父出息不如我們虛心合掌老師慈悲教誨老師總之



  類似這樣對待實在不勝枚舉那個時候教育就是無情有情無理有理」。就是不准有理無理之前接受將來有理時候能不接受?「念頭法身」,過慣無情無義生活人世間慈祥溫暖能不感動戒場那種打罵大慈悲認為有道理如果換成不下一般人實在不容易做到



白塔山下



  棲霞山歲月可以每天飢餓狀態度過那時候年少稀飯沒有不會後來還有:「不要那麼聽說地方什麼後來肚子裂開。」當然不會有的沒有那麼東西可吃雖然不濟但是勞苦出坡還是天天除草搬運玻璃山上無花果回來自己人家一些常住



  除了每天飢餓勞動之外我們生活用品也是極為缺乏記得棲霞山生活當中穿過衣服其中有一套衣服質料堅韌耐穿老和尚留下有時候為了節省直接穿裡面衣服



  日子如此窮苦其實可以外面做工不過那時候從來沒有那種念頭做出家人那時抗戰時期日軍常常轟炸我們床鋪棲霞師範學院回來雙層鐵皮製造當時不遠,「!」一聲玻璃全都懸空地下不過心裡倒是感到恐懼害怕不怕軍隊認為不會打死為什麼不怕因為這種情形家常便飯早就習慣有人開玩笑:「我們彈雨出來什麼?」沒有這樣不過就是這個味道



  儘管大家生活飢餓狀態沒有人離開離開哪裡到處兵荒馬亂一天不死不錯年中不是天天只有的確一段時間一天可吃甚至有時有點常住經濟狀況實在不得辦法沒有不過師父志開上人掌管時候日子好轉



  一九四五年離開棲霞山前往焦山佛學院焦山一個田地分給好多收回可以缺糧所以焦山到了天堂一樣每天飽食終日日子好過



  可是不是有了滿足要有理想有理漸漸成熟想要實踐理想時候發現自己當時焦山佛學院院長東初法師理念漸行漸遠所以師父同意離開焦山佛學院



  離開焦山之後一九四七年回到白塔祖庭大覺寺一段時間二十一年紀輕輕獲得擔任小學校長機會因為政府任命職務願意承擔感到公家服務自己榮幸這個時候懂得如何讀書於是祖庭一面精進自修一面校長實在感謝宜興教育局局長這個機會



  白塔情況棲霞山一樣也是隔宿沒有人後來沒有辦法收留其他寺院過來師父滿成法擔任當家算是師兄白塔不夠主要原因我們田地收成隔年五月至於七月不過一直等到八月收成這樣一來兩個不得時間只好可能利息



  回想過去王安石提倡青苗」,這個法令實在重要因為農民眼看自己青苗長成不能收成就任有錢不到已經不到假如政府能夠大家兩個農民收成大家可以利息



  不過江蘇農作物收成比安要好一點安徽假如七月七月八月不得只好出去逃荒稱之為逃荒」。我們家鄉江都經常看到一來不能得罪他們鄉人集合起來他們他們吃飽幸運一些沒有經過這樣生活假如再不只好出去逃荒就是這種日子



  白塔早上稀粥閣樓用功十一不到發慌實在不到十二吃飯只好消磨時間希望趕快可以



  或者小學下課回來不得中飯不能因為不是當家不是住持所以常常只能希望藉此忘記飢餓古人陶淵明曾經描寫飢餓:「十年」,意思三十天才或者束帶」,剛剛高興吃飽但是就要著衣明天雞叫才能那時候體會陶淵明處境



  記得負責煮飯一個工人太太因為棲霞山訓練規矩講話因此從沒其實如果也許一點不過從來沒有



  後來滿師兄抗議早上之後不到中午不知如何窮年飯菜根本沒有油水甚至看到一口現在一定想像怎麼心情



  師兄:「樓閣罈子不是過年下來糖果?」



  :「糖果不知道沒有。」



  師兄:「知道沒有。」



  反問:「怎麼知道沒有?」



  :「我有記號。」好在沒有假如成了偷吃



  那個時代深深覺得應該自己從事生產免得社會寄生蟲消費者我們必須消除許多不雅名號



  大覺寺土地我們想開農場來生後來聽說農場不只種植肥料池塘才能利用池塘賺錢人家這不等於殺生



  本來農場辦學希望但是農場粉碎當時雖然小學擔任校長國共內戰關係白天學校國民黨軍隊進出晚上共產黨游擊巡邏期間共產黨逮捕生存不下覺得人生沒有希望不得辦法南京討生活



  那時候國共戰鬥已經棲霞山知客說明心意棲霞山當家住持已經師父和尚如果徒弟知客那麼一來師徒合作別人還有什麼機會當家聯合起來不要知客可以選擇其他職務但是沒有其他專長梵唄法器拿手因此意願南京華藏寺



台灣窮困



  南京沒有什麼好日子有人延安延安共產黨根據地基本上共產黨社會不是了解不曉得台灣什麼情況總之看到戰爭傷亡想要服務沒錯於是參加僧侶救護糊塗到了台灣



  台灣正是二八事件發生之後起事造成台灣人相排斥其實壞人本省人不是不好只是因為誤會引起使得雙方受到無謂傷害說起政府誤解台灣暴動台灣誤解壞人引發事件聽說當時許多本省人家裡地窖隔間不少



  其實民間老百姓善良實在因為各個時代政府各種不同際遇權力有時使瘋狂造成憾事



  掛單不著不遇情況之下神廟甘蔗一直融入台灣這個社會因此所有零用東西通通丟棄留下身分證師父十三銀洋另外斗笠木屐自己裝扮台灣樣子希望能夠公然路上不受盤查



  不能老是神廟甘蔗生活總得寺院正正當當生存於是一九四九年二月到了台中因為大陸時候學長大同法師三千佛教學院台灣教書



  由於大同學長句話思考再三曉得當時佛教現況不論寺廟辦理不會有力得了三千佛教學院令人難以相信沒有接受邀請回想起來其實不論什麼情形應該碰運氣試試看



  我們半夜點鐘到了大家睡覺一時找不到後來得知金山慈靄法師以及棲霞同學法師這裡非常興奮他們:「起來。」



  他們看到我們意外:「你們怎麼到了台灣?」之下知道原來大同法師嫌疑不久前香港我們不遇法師怎麼辦他們:「這裡住持日本大學畢業日本和尚法師為人四海明天試試看!」



  第二天我們惶恐心情等待見到看到慈和彪形大漢出家人應該有所顧慮緣由:「因為最近沒有辦法你們安單建議你們可以眉山慈航法師慈航法師正要佛學院需要師資你們之後也許可以解決問題。」我們當然知道此處只有



  儘管沒有安單下來還是感謝法師我們帶路一起火車前往



  沒想到下午到達台北車站轉車觀音時候天空忽然傾盆大雨等到小時聽說山區崩坍道路中斷交通關閉心裡:「糟糕慈航法師那裡不成。」



  法師:「這裡南昌一個那裡不少你們一樣你們那裡!」台北車站南昌我們一行個人走路過去約莫半小時到了請求負責人並且詢問掛單機會



  最先法師出來看到我們責備口氣:「你們怎麼台灣?」當然的話得很不得台灣什麼資格為什麼我們不能不過大家不好辯論這個問題旁邊還有好幾大概住眾有的關心有的慰問有的告訴我們台灣居住難處



  最後聖法出來太多無法接受掛單並且建議:「你們最好善導寺。」我們覺得非常至少有人指出所以我們南昌步行善導寺一路一直傾盆大雨台北市道路大雨淹沒我們滂沱大雨涉水行走應該現在新生路上當時.小心水溝當時水勢相當湍急幸好從小熟諳水性並不害怕只不過隨著流水就要漂走大喊:「錢包。」



  因為水性不錯最後還是錢包爬上看見個人大驚失色臉色蒼白人家:「落水要命上岸要錢。」偏偏落水要錢上岸好像什麼事沒有畢竟那種艱苦時期等於我們生命線



  終於黃昏到達善導寺住持法師出面:「善導寺大部分房屋市政府兵役交通大隊占領實在沒有房子你們。」



  事實上也是這樣已經黃昏我們不再多言請求佛殿底下一宿這樣我們全身衣服第二天我們便動身前往慈航法師因為我們聽說慈航法師慈悲偉大長者艱苦時刻出口:「搶救僧寶!」呼籲台灣搶救大陸年輕僧伽將來佛教有人我們殷切期盼見到



  當日下午一點我們終於抵達慈航法師不在這裡掛單僧侶多半是以常州天寧寺法師為首就是佛學高深如法法師常州天寧寺出身天寧寺因緣本著希望應該可以留下大概也是因為人滿為患如法看到我們時候交代:「不可以接待他們離開。」



  法師我們大陸同窗我們我們個人回想昨天晚飯還有今天早飯中飯這時青年朋友講義氣一起一點一些稀飯我們等到吃飯時候已經下午由於不停發抖稀飯起來真是香甜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