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uddhist Affinities over a Century 12 - Practicing the Buddha’s Way 2 《百年佛緣12-行佛篇2》

Playing Hide-and-Seek with a Police Officer - My Small Beginnings with Propagation of Buddhist Teachings 和警察捉迷藏--我初期弘法的點滴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警察捉迷藏--初期弘法點滴

  身為出家人所謂弘法家務利生為事業」,也是一生職志覺得我所出家,「弘法利生就是應有使命

  弘法佛陀真理大眾道德提升人心淨化社會風氣改善人我次序建立正面影響只是弘法過程經常遭遇困難

  例如當初佛陀在世時候萬千信眾歡迎部分給予刁難乃至佛弟子神通第一目犍連尊者外道亂石打死說法第一富樓那布教遭受抵制印度佛教史上龍樹提婆無著世親尊者他們傳播佛陀真理生涯遭遇許多困難

  甚至佛教中國之後歷經許多三武一宗法難一直近代太平天國破壞寺廟馮玉祥興學以及文化大革命等等但是當中古德先賢他們但願眾生離苦不為自己安樂發心身心名為報佛犧牲奉獻奉獻犧牲每每許多高僧大德事蹟不禁熱血沸騰興起效法願心

  一生弘法歷程遭遇諸多困難早在台灣南京華藏寺曾經為了佛教革新運動教外惡勢力幾次過招隔年一九四九年來到台灣之後弘法利生困難於焉開始

  新竹青草台灣佛教講習會教書時候那時承蒙新竹縣佛教會要星期六新竹市城隍廟廣場講說佛法但是青草派出所不知命令毫無理由不准前往並不張學良不是孫立人不夠資格居住因此派出所提出抗議當時蒙受警察好意:「可以但是每次時候這裡備案。」橫豎我們光明磊落就是報備不會壞事所以一次出門都會去向請假

  在這之前中壢圓光寺居住警察先生大概妙果老和尚面子白天前來查對戶口探看我們是否安住寺中但是到了新竹青草警察經常半夜三更敲門戶口甚至到了一九五三年宜蘭時候經常半夜起來戶口本來平靜生活這樣干擾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新竹來到宜蘭目的當然也是為了宣揚佛法不過那時候知道光是口頭講說並不引人入勝所以擴音機大小幾乎大鼓一般透過擴音機擴散出去音聲更為好聽同時為了引起信眾注意日本一些佛教故事幻燈片女的」、「面具等等只是那些幻燈片畫面難免日本文字出現派出所警員當場停止放映難怪因為那個時候台灣光復不久正要去除日本文化怎麼可以放映日本幻燈片

  但是再說教育並不政治實在一概政治化不過無奈時局只有服從指示幾天不可思議事情發生警察長官指示舉行警察考試想要借用念佛會講堂作為考場想起不准播放幻燈片以及半夜藉故戶口事情不客氣:「!」

  當然只有拒絕回報長官分局分局知道了避諱見到分局趕緊:「分局借用場地舉行考試沒有問題歡迎歡迎只是因為剛才警察經常我們麻煩才不借給現在分局出面一定沒有問題。」

  幾天警察:「害得現在調太平。」那時候太平宜蘭之間來回一天半天交通不是那麼方便的話心裡一下:「先生方便就是自己方便不方便當然得不到方便!」

  總之台灣弘法活動經常警察應對甚至偶爾捉迷藏後來變得經驗

記得一九五四五五左右我們宜蘭縣一個叫作龍潭村莊利用臨時汽油上面鋪蓋木板舞台十二電燈泡照明開始說法

  說法途中一個警察忽然出現汽油旁邊也就是:「下來下來!」低頭服裝穿戴整齊警察心裡立刻料想下去必定不准這裡說法如果不下恐怕妨礙公務罪名可是如果這時候下去怎麼台下聽眾交代不得已一旁小姐也就是現在慈容法師:「安撫一下信徒下去一會兒。」

  到了台下劈頭:「下來什麼?」

  警察:「不可以現在戒嚴期中違反戒嚴法!」

  :「一種社會教育也是民間娛樂社會有幫助。」

  :「不行趕快上去大家解散!」

  激動樣子知道沒有辦法什麼道理只有:「解散上去宣布!」

  責怪:「怎麼可以上去解散應該上去宣布!」

  :「不行他們說法怎麼他們解散如果不上宣布只有繼續完了以後自然解散。」

  以後覺得沒有別的辦法狠狠丟下一句話:「不要問題!」

  :「不會問題!」

  口氣下來回頭弘法大會一個圓滿結束最後大家當然自然解散

  最初台灣弘法布教到處遇到困難其實警察為了阻撓我們弘法戒嚴」,只是一句藉口罷了實際上那時候耶穌教可以隨意打鼓吹號牧師傳教可以到處路人聽講他們沒有遭受為難只有佛教因為風氣所以經常遇到困難不但不准我們露天廣場集會有時候監獄布教遭受阻礙

  監獄向來允許宗教受刑人施予感化教育新竹台北監獄說法經驗到了宜蘭也是照常熱心社會服務監獄給予受刑人一點佛法教育幫助他們改心但是後來宜蘭監獄教化科長竟然不可以佛教可以儒家:「牧師可以耶穌教為什麼不能佛教?」:「如果老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西不斷阿彌陀佛』,只有不准。」

  當時喜歡宜蘭監獄教誨裡面供奉阿彌陀佛聖像非常莊嚴過去未曾經常藉著講演因緣來看佛像現在既然感到為難不准許進出只有作罷

  但是後來詢問:「阿彌陀佛要不?」非常歡喜籌措佛像後來阿彌陀佛聖像翻版複製假如現在佛教哪個地方阿彌陀佛大概就是當初宜蘭監獄阿彌陀佛聖像化身現在宜蘭佛光大學供奉阿彌陀佛聖像就是佛像複製品至於原版記得哪裡

  過去年紀體力充沛活動力強所以宜蘭頭城羅東成立念佛會後來甚至台北虎尾分別設有念佛會尤其宜蘭花蓮雖然路途不是遙遠只是蘇花公路驚險一般旅客視為畏途但是想法既然佛光普照」,那麼應該花蓮弘法

  其實一九五二年花蓮發生大地曾經代表佛教花蓮結緣救濟只是那時候能力有限沒有辦法只能一點心意給予一些衣服一點金錢救助

  應該一九五五年左右終於到了花蓮弘法那時候我們弘法布教沒有廣告沒有據點沒有預先聯絡通知到達花蓮以後弘法青年一起三輪車一部放聲出去宣傳宣傳詞句還是他們撰寫記得

  咱們佛教咱們佛教

  今天下午點鐘某某廣場某某法師大家講說佛法

  咱們佛教咱們佛教

  但是不到晚上花蓮警察局四處星雲法師哪裡最後他們找到警察局警察見到第一句:「怎麼可以花蓮傳教?」

  不客氣回答:「台北到處傳教花蓮什麼化外不能講說佛法?」

  「?」的話原本強硬態度即刻緩和一些

  大概因為聽說台北台北一個臥虎藏龍地方眼前許多究竟何方神聖難以不清底細之下只有勉強放下身段這樣拿出一個台北嚇唬收到一點效果最後:「注意交通安全不能出事!」

  :「一定要做到。」道謝離開警察局

  弘法好事何況信徒各個善良聽眾並不現在街頭運動參與者往往採取激烈抗爭我們口號訴求只是一點做人齊家愛國觀念什麼不好

  宜蘭同時高雄市法緣接踵而至所以後來便經常宜蘭高雄奔波那個時候宜蘭高雄十幾小時火車時間相當漫長但是利用一段時間正好完成人生雜誌後來覺世一些文章

  不過高雄弘法不是那麼順利最初苓雅高雄佛教廣場講說普門品》,聽眾以上但是人氣總有耶穌教穿著他們神愛世人背心佛教門口散發傳單我們溫和善良佛教徒不敢提出抗議當然知道原因什麼由於他們後台支持力量強大我們只有忍氣吞聲

  高雄佛教而後壽山寺壽山寺一九六四年左右剛剛沒落高雄要塞司令部透過市政府傳來公文拆除理由妨礙軍事目標慚愧真是沒有福氣一定佛教笑話星雲某人不是好不容易起來現在拆除

  不過這時許多信徒醞釀到市政府請求收回心裡盤算要塞司令部軍方單位必然市政府意見何況還是他們市政府執行拆除真正拆除壽山寺高雄要塞司令部

  所以只有安慰信徒大家隨後身分證前往要塞司令部壽山寺要塞司令部幾分到了門口登記之後警衛放行他們辦公室這時上校早已接獲電話通知威風十足裡面出來具備軍階常識所以看到肩膀梅花立刻知道階位

  見到開頭:「什麼事?」

  :「上校先生壽山寺但是並不請求不要拆除壽山寺一個和尚壽山寺之後其他寺廟掛單也是可以只是嚴重的問題不得不告訴。」

  之後大聲:「?」

  進一步解釋:「越南總統殺害越南這個國家動亂不已知道為什麼為了佛教因為總統天主教徒不准許民眾佛教所以引起廣德大師自焚社會紛亂總統殺害現在壽山寺高雄市信徒出資興建完成下令高雄市政府拆除這就等於拆除他們一樣比起一面佛教事情嚴重其後什麼樣真是不敢想像。」

  :「第二現在大陸正因毀壞寺廟迫害僧人喧騰國際假如拆除壽山寺忽然新聞記者照片之後傳送海外報紙發表那麼國際得知台灣一樣毀滅佛教恐怕也是難為情。」

  的話之後緊張趕快:「怎麼辦?」

  :「怎麼辦簡單一道命令高雄市政府他們不要拆除壽山寺。」

  立刻:「照辦照辦!」滿天烏雲這樣消散現在回想起來也是勇敢

  當年壽山寺遭遇困難可謂不一而足壽山寺位於壽山公園路口那時候為了佛學院學生可以到處參學我們一部中型巴士固定停放壽山寺門口但是壽山公園管理單位不肯讓步一直認為我們車子停放他們公園不過由於他們只是一個公園管理並不武裝部隊不能強迫我們什麼事情緩和下來

  可是過後不久他們竟然一個方法對付他們公園入口處明眼人知道分明我們中型巴士無法壽山寺門前那天下午正在信徒舉行皈依典禮有人通報:「公園管理我們坡道拆除那裡。」

  非常生氣那坡修建就算拆除怎麼能不知會我們何況門口趕緊信徒:「趕快阻止不要他們坡道破壞。」但是哪裡旁邊警察

  於是匆匆皈依典禮結束海青來不及脫掉立刻趕到現場警察:「真是不懂怎麼拆除這個坡道難道不知道前天夫人參觀視察婦女假如坡道拆除下次車子不上安全負責?」當時婦女就位壽山寺後面進出經過壽山寺

  這麼不知如何接著:「趕快修復為了夫人安全這裡花錢坡道這裡破壞。」

  自知不敢得罪夫人你們夫人背景夫人背景所以這個坡道至今四十仍然保持原狀

  台灣光復初期政府給予佛教自由空間很少帶給佛教徒壓力尤其每天報紙批評拜拜取締拜拜可是竟然沒有一個佛教徒出來說話為此挺身評論文章贊成改良拜拜取締拜拜既然拜拜浪費那麼許多達官貴人每天飯店喝酒跳舞難道不是浪費老百姓拜拜即使有一些吃喝也是錢財難道娛樂一下叫做浪費

  再說社會活動觀點來看農工商界花錢拜拜聯絡親友也是一種交流聯誼就是完了努力工作明天賺錢達官貴人玩樂不許民間拜拜這個社會未免不公因此主張改良拜拜只要不殺生不比鋪張浪費香花拜拜可以淨化身心什麼不好

  當然政府不會認錯只是後來再也沒有聽到取締拜拜句話幾十年來媽祖迎神賽會各個神廟廟會正常發展

  說到政府單位過去民政廳經常一些單行法規佛教麻煩例如寺廟會同鄉鎮可以功德箱帳目張貼門口修建寺院不可以超過五萬……,為此不斷民政廳抗爭

  好在後來遇到許多民意代表長官事情慢慢改善先生就是現在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岳丈曾經台南縣縣長後來擔任台灣議會議長

  對於弘法傳教不管遇到什麼艱難困苦不畏那時候宜蘭青年就讀台北師範學院台灣師範大學),邀請我去師範學院講演平常事情因為中興大學成功大學學校曾經前往講演但是即將台北師範學院講演儘管海報張貼出去我人宜蘭到了台北準備趕往師範學院這時台北車站卻是落寞抵達車站失落:「師父學校不准講演。」

  意外不過接受這樣事實學校既然不准許只不過講經說法事情並不那麼嚴重於是安慰:「不要介意。」

  後來師範學院既然不准台灣大學試一試只是台灣大學聽說師範學院不准我去更加不願那時候佛教沒有什麼發言力量不過日本出家人大學榮譽教授水野弘元先生台灣打電話台灣大學詢問:「日本名學台灣貴校願意接受講演?」那時候不服心理聯絡台灣和尚歡迎日本和尚來講

  一直到了近幾年台灣大學政治張亞中教授邀請學校講演禪門自覺教育」,乃至後來校方他們名人講座講述歷程」,校長親自接待主持終於扳回四十年前拒絕師大台大講演一口氣

  說起弘法布教辛酸中華電視佛教節目過程令人感到不平傷心

  話說過去每年雖然台北國父紀念館講演三天受到種種牽制刁難一次為了發給門票數目一定要計較一番可是他們就是不肯甚至於到了講座當天一定要他們規定接近講座時間才能入場有時候看到信徒寒冬之中大排長龍他們怎麼不肯開門實在不忍最後只有走上向上單位訴狀只是上級單位沒有人願意聽信我們的話

  所以三十年來每年三天國父紀念館舉行佛學講座也是辛酸因此開始設想電視台製作節目更多可以聽聞佛法佛教更為普及

  說到當年中華電視節目那時候大約十二製作製作二十四分鐘節目並且電視台播出合約十二製作四十年前一筆龐大數目但是為了弘法毫不吝惜錢財先生擔任製作

  製作節目同時心裡設想節目名稱想到佛法如同人間光明便節目定名無盡燈」。「無盡燈這個名詞出自維摩經菩薩品典故無盡」、「光光無礙

  已經報紙刊登廣告周知大眾當天晚上點鐘一個節目中華電視播出大家準時收看可是冷不防負責人當天上午不到點鐘時候打電話:「這個節目不准播出!」聽聞這個消息宛如晴天霹靂難以接受因為已經昭告觀眾這個節目即將播出忽然不准如何信徒交代對我來說喪失信譽傷害實在再說合約費用怎能播出

  事情原本可以法院控告但是想到光是氣憤不能解決問題只有開始設想各種解決辦法後來凡是我有他們協助甚至郝柏村蔣緯國先生幫忙他們知道今晚節目是非播出不可

  交涉節目播出過程電視台甚至不贊成無盡燈這個名稱自行改名叫做甘露」。雖然覺得甘露這個名詞過於柔性但是為了佛教節目電視台打開一個播出先例不得已只有勉強接受

  再說那天早上接獲電視台來電之後一直覺得時間過去負責人始終不肯鬆口等待不禁心裡不斷嘀咕一個電視節目怎麼

  後來特地電視台表達不滿:「我們早就怎麼可以臨時取消?」

  回答:「和尚不能電視!」因為這個節目最後三分說法

  :「電視連續劇常有和尚出現為什麼他們可以不可以?」

  竟然理直氣壯回答:「他們和尚!」

  真是不動和尚不可以和尚可以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公道可言不過無可奈何之下只有妥協他們最後三分開示剪掉記得開示主要提倡中元節節約拜拜社會何嘗不是一種教育可是萬萬沒想到現在節目二十一分鐘草草結束

  猜想背後一定高層人士指使不可以播出佛教節目否則豈敢如此大膽決定

  由於最初中華電視諸多不可以所以之後再製節目中視播出後來中視不可以台灣電視公司畢竟他們為了商業利益要求每次十二費用有能力長期應付

  雖然電視弘法影響力無遠弗屆觀眾歡喜不可言喻但是四十年前電視弘法背後辛酸痛苦不但鮮為人知也是現代人體會

  不過後來情況漸漸有了改變多人電視台擁有節目遊走三台之間電視製作小姐製作中視播出信心門》、《星雲》;在華播出星雲法語》;台視播出星雲禪話》、《星雲說喻節目幾乎每天按時播出甚至星雲法語曾經播出一段時間

  這樣每次五分電視台支付六百情況持續好幾年時間當然不是貪圖六百只是對於改變社會人士佛教看法戚戚罷了甚至於許多節目屢次榮獲行政院新聞社會建設金鐘肯定重新寫下佛教電視傳教歷史

  不過儘管教育部社會教育人員」,內政部外交部一等獎」,總統府頒發國家公益」;事實上,「心裡一點影響沒有倒是回憶當初奮鬥過程固然有一些酸楚有一些甜蜜

  記得一九七一年左右中國佛教會摒除在外當時沒有感到沮喪反而心想既然不能進入中國佛教會核心其他管道於是開證法師以及中和金平居士共同發起中國佛教青年會」。

  佛教青年目的並不為了追求功名富貴只是想要弘揚佛法一來佛教儲備人才尤其對於沒有財富地位青年加入青年會不啻發揮人生能量最好選擇二來佛教實在需要年輕化綜觀佛菩薩聖像沒有鬍鬚沒有皺紋可見得佛菩薩年輕那麼為何我們要不重視青年

  成立佛教青年章程辦法資料內政部時候中國佛教會得知消息好像世界末日來臨一般呼號反對奔走阻止並且內政部請願不可以佛教青年成立不解鐵路公路航道走水什麼不可以事情那麼嚴重

  有時真是為了成就事情十分支持力量不過反對力量終於中國國民黨中央社會工作主任先生來到佛光山訪問打消成立佛教青年計畫保證年內也就是在下中國佛教會改選當選理事長

  對我來說一種傷害好似做買賣交易事實上成立佛教青年發心並不是以中國佛教會理事長可以替代再說先生沒有資格作保如果明年調職下台轉換職務我去兌現這個承諾

  成立佛教青年一直以來志願但是對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