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Lectures on the Platform Sutra of the Sixth Patriarch 《六祖壇經講話》

Translation of Canonical Text 譯文

第七 機緣  

譯文

  大師自從黃梅得到五祖傳法以後回到韶州當時沒有知道回事中有儒學名叫大師非常禮遇尊敬姑母比丘尼法名無盡藏經常誦念大般涅槃經》。知道經文於是講解說明無盡藏比丘尼便經文請問:「認識關於儘量發問。」

  無盡藏比丘尼:「尚且認識如何能夠理解經文意義?」

  :「三世微妙道理在於文字。」

  無盡藏比丘尼非常驚訝到處轉告耆宿大德:「有道應當供養。」於是武帝曹操以及當地居民前來瞻仰禮拜六大師

  那個時候寶林自從經過隋朝末年戰火兵災已經成為廢墟於是原來基地重建佛寺前往住持不久寶林寺寶林寺追殺大師隱避山中後來惡人放火焚燒草木勉強身體擠進石頭縫隙隱藏免於石頭現在結跏趺坐膝蓋痕跡以及穿衣因此後人石頭避難」。惠能大師想起五祖懷則於是懷集四會境內隱居下來

  法海比丘唐朝韶州曲江初次問道:「甚麼道理祈求和尚慈悲解說。」

  :「不生執著當下就是斷滅當下就是成就一切遠離一切這個問題如果詳細解說縱使經過無量劫時間述說

  『無念名為就是
   定慧均等修持心意自然清淨
   頓教法門習性自得
   無生定慧。』」

  法海開示大悟於是偈讚:「無念原來就是不能覺悟自我委屈明白定慧定慧一切。」

  比丘洪州地方人士出家常常誦念妙法蓮華經》。一天前來禮拜六著地訶斥:「頂禮著地頂禮何不心中自負事物究竟修學甚麼專長?」

  :「念誦妙法蓮華經已經三千。」

  :「如果領悟大意不覺自己勝過別人同行現在誦經自負一點知道自己過失現在:『頂禮折伏為何頂禮著地心中存有罪業生起無求無量。』」

  大師問道:「甚麼名字?」

  :「名叫。」

  :「名字何曾通達妙法?」於是一偈:「現在名字殷勤誦念經典不曾停息隨著聲音口頭誦念必須明心才能號稱菩薩今日因緣所以現在法義只要信佛無言說法妙法蓮花自然。」

  偈語懺悔謝罪:「以後一定一切謙虛恭敬弟子雖然法華經》,不了解經意義所以心中疑惑和尚智慧深廣博大約略講說義理。」

  :「佛法本來通達不能通達本來可疑疑惑可知甚麼?」

  :「弟子根性愚鈍向來經文誦念那裡知道甚麼旨趣?」

  :「認得本來讀誦講說。」於是高聲誦念經文譬喻品:「原來是以一大事因緣出現即使譬喻不會超越這個宗旨甚麼因緣中說:『佛世尊一大事因緣所以出現世間。』所謂一大事就是真知世間不是迷惑執著諸相就是迷惑執著如果能夠遠離一切遠離就是內外如果這個法門一念之間心地開朗就是知見

  意義就是分為四門令眾生開啟知見』,眾生指示知見』,令眾生體悟知見』,令眾生知見』。如果聽聞開示便體悟就是知見』,本來具有真性得以顯現慎重不要錯誤知見解釋不要開示悟入』,以為自然知見我輩凡夫沒有如果誤作這樣見解就是誹謗佛經詆毀佛陀既然已經具有知見何必知見現在應當堅信所謂知見就是自己沒有其它因為一切眾生自己障蔽光明心性貪著塵勞境界攀緣內心生起妄想紛擾甘心塵勞驅使奔馳所以勞動大覺佛陀正定出現苦口心地宣說種種方便法門勸導令眾生止息貪愛妄想執著不要妄求這樣沒有差別所以知見

  一切自己心中開啟知見但是世間人心愚昧迷惑種種善言心懷惡念貪愛瞋恚諂媚侵犯別人損害就是自己開啟眾生知見如果端正心念時常生起智慧觀照自己心性造惡行善就是自己開啟知見必須念念開啟知見千萬不要自己開啟眾生知見開啟知見就是佛出世開啟眾生知見就是眾生世間如果只是辛苦執著念誦法華經以為就是功課愛惜自己尾巴甚麼不同?」

  後說:「這樣只要理解可以不必誦經?」

  :「佛經本身甚麼過失難道障礙誦念須知執迷覺悟在於個人受損得益由於自己誦經能行就是能夠轉經誦經不行就是經文

  『執迷法華領悟法華
   誦經不明成為
   有所
   不論有無執著永遠大白牛車。』」

  偈語不禁感動涕泣即時大悟:「過去以來確實法華》,而是法華。」

  :「:『一切大聲乃至菩薩即使竭盡思慮共同測度不能測知佛陀智慧。』現在凡夫覺悟自己心性知見如果不是上等根性不免生起疑惑誹謗中說鹿牛車大白牛車究竟怎樣區別祈願和尚再次慈悲開示。」

  :「經意本來得很清楚自己執迷違背一切三乘行人所以不能測知佛智問題他們度量任憑他們盡心共同推測只有增加佛智距離遙遠佛法本來不覺凡夫不是如果不肯相信這個道理聽任退出只是知道自己牛車門外鹿何況經文明白:『畢竟只有一佛沒有其他二乘三乘乃至無數方便法門以及種種因緣譬喻言詞這些法全一佛。』怎麼注意省察鹿三乘方便昔時眾生迷失實相施設大白牛車真實一乘實相現今眾生修持成熟開顯不過去除三乘方便假名歸入一乘實相一旦歸入之後沒有所謂知道所有珍貴財物全部屬於擁有任由自己受用作佛慈父眾生窮子沒有所謂受用財寶叫作真正持誦法華經》。能夠如此好像從前沒有放下經卷白天黑夜不是持誦法華經》。」

  蒙受大師啟迪歡喜踴躍於是讚歎

  妙法蓮華經念誦三千曹溪一句全數消亡

  不明佛出世因緣宗旨怎麼息滅以來妄心

  鹿施設初中依次發揚

  知道火宅眾生原來之後

  惠能大師:「以後可以稱為真正誦經出家人。」從此領悟深奧玄妙道理沒有停止課誦

  智通比丘最初閱讀楞伽經多達一千不能領會三身四智意義於是懇求解說要義

  :「所謂三身清淨法身本性圓滿報身般若智化身修行實踐如果離開本性另外三身就是有身如果三身無自性叫作四智正覺:『自性本來具有三身三身發明四智不必見聞外緣超然佛地現在深信迷惑他人整天菩提。』」

  智通:「是否請求大師講說四智意義?」

  :「既然領會自性三身意義自然明白四智意義甚麼這個問題如果離開自性三身另外四智叫作無身即使等於。」

  再說:「大圓鏡智本性清淨平等性智心體妙觀察智計度分別成所作智如同大圓雖然中轉其實性體如果悟道轉識儘管外緣繁雜處於。」

  智通立即領悟本性四智於是說道

  三身原來體性四智原本明徹
  三身四智圓融無障礙隨緣任意現形
  修持妄念守住不是最好辦法
  從此無染假名

  比丘信州童年出家求得明心見性一天:「那裡想要求得甚麼?」

  :「最近洪州大通和尚承蒙開示見性成佛只是心中還有一些疑惑不能解決因此遙遠地方前來祈求和尚慈悲開示。」

  :「甚麼一些例子說說。」

  :「那裡大約不曾得到開示教誨因為求法心切緣故一天晚上單獨進入方丈開示:『甚麼本來心性?』:『虛空?』回答:『。』:『所見虛空沒有相貌?』回答:『虛空沒有形體甚麼相貌可言?』:『本性如同虛空可見叫作正見沒有可知叫作真知沒有青黃長短色法區別本源清淨無染圓融叫作見性成佛叫作如來知見。』雖然這個說法還是不能解決內心狐疑所以懇求和尚開示。」

  :「和尚存有知見所以不能使全然明白現在偈語:『不見一法好像浮雲遮蔽日光一法執守依然太虛閃電這個知見然而如此認知那裡了解隨緣方便應當一念自性靈光經常顯現。』」

  偈語以後心裡開朗於是一偈:「生起知見執著正覺只要存有念頭出離昔時迷惑自性覺悟知見徒然遷流若非進入祖師依舊茫然執著兩端。」

  一天:「佛陀三乘教法最上弟子不了求和教導。」

  :「應觀自己本心不要執著心性法相佛法沒有而是人心不同目見耳聞誦經小乘行者佛法義理行者依法修行大乘行者萬法完全通達萬法具足完備一切遠離一切法相一法叫作最上行者意思不是口頭爭論得到應該自己依法修行不必無論什麼時候自己佛性無礙圓通無礙。」

  開示從此侍奉一直示寂

  比丘廣州南海一天請示大師:「學人自從出家以來閱讀涅槃經已經不明大意和尚慈悲教誨!」

  :「甚麼地方不明?」

  :「『諸行無常生滅生滅寂滅。』偈語有所疑惑。」

  :「甚麼疑惑?」

  :「一切眾生二身就是色身法身色身無常法身沒有知覺中說生滅寂滅』,知道那個身入寂滅那個身受如果色身色身時候地水火風四大分散完全既然不可說如果說法身入寂滅那麼法身如同草木一樣沒有知覺什麼享受法性生滅實體五蘊生滅一體生滅應當恒常就是性體就是歸於性體如果聽任他們再生那麼有情眾生不斷滅亡如果聽任他們再生永遠歸於寂靜無情東西沒有甚麼不同這樣一切萬法涅槃限制生命不可還有甚麼快樂可言?」

  :「佛門弟子甚麼學習外道邪見議論最上乘法就是色身之外一個法身色身生滅可以另外求得法身寂滅推論涅槃常樂受用執著生死貪著世間快樂應當知道佛陀因為一切眾生五蘊色身自我分別一切生厭妄念遷流知人虛假受生輪迴反而常樂涅槃看成整天忙碌奔馳營求佛陀憐憫這些眾生於是開示涅槃境界沒有剎那生起可見沒有剎那沒有生滅涅槃寂滅分明現前境界正當寂滅現前時候沒有甚麼東西可以感受寂滅就是常樂這種常樂本來沒有甚麼承受沒有甚麼承受那裡一體名稱何況涅槃一切它們無生命就是毀謗佛法

  偈語:『無上大般涅槃圓融明淨凡夫愚人死亡外道斷滅二乘行者視為全都屬於情識執著六十二見根本只是虛假名目何曾具有真實唯有超越常人通達一切五蘊色法心法以及五蘊只是種種各種不同音聲一切平等夢幻不必生起凡聖見解不必涅槃理解二邊三時一起六根生起大用沒有念頭分別思量一切諸法沒有分別妄見縱使劫火海底鼓動真常寂滅法樂就是大般涅槃實相在此勉強形容使捨棄正見定能領悟佛法。』」偈語之後大開歡喜踴躍退

  行思禪師出生吉州地方聽說曹溪大師化導無數便前來請示大師:「應當甚麼才能落入階級?」

  :「甚麼?」

  行思:「聖諦。」

  :「甚麼階級?」

  行思:「聖諦尚且還有甚麼階級?」

  非常器重於是首座

  一天:「應當教化一方使正法斷絕。」

  行思承受頓教正法便回到吉州青原山正法紹隆佛教

  禪師人家兒子最初嵩山參謁惠安國師惠安大師曹溪參學曹溪虔誠頂禮:「甚麼地方?」

  :「嵩山。」

  :「甚麼東西這樣?」

  :「一個甚麼東西不對。」

  :「可以修證?」

  :「修證不是沒有污染不可。」

  :「這個污染護念既是這樣這樣印度般若多羅預言:『出生馬駒縱橫天下。』預言默記不要出來!」

  當下於是身邊服侍十五日漸頓教玄妙後來前往南嶽衡山禪宗頓教法門

  永嘉玄覺禪師溫州人家兒子自幼研習經論精通天台止觀法門因為閱讀維摩經》,得以發明心地弟子禪師偶然暢談玄覺契合策問:「仁者老師?」

  玄覺:「大乘方等經後來維摩經得佛法相心印宗旨只是還沒有作證。」

  :「出世以前可以有無佛出世以後天然外道。」

  玄覺:「希望仁者印證。」

  :「我人曹溪大師前往參學而且領受正法如果可以一同前往。」

  於是玄覺一同前來參謁玄覺錫杖而後站立不動

  :「出家人應該具備三千威儀大德甚麼地方為何如此傲慢無禮?」

  玄覺:「生死問題人生大事因為生命無常迅速。」

  :「甚麼體會無生了悟生命本來沒有所謂迅速迅速?」

  玄覺:「體認自性自性無生無生可言。」

  :「這樣這樣!」

  玄覺具備威儀大師頂禮拜謝隨即告辭:「這樣回去不是?」

  玄覺:「本來沒有可言?」

  :「甚麼知道本來不動?」

  玄覺:「仁者生起分別。」

  :「得無意義。」

  玄覺:「無生那裡還有甚麼意義?」

  :「如果沒有意義分別?」

  玄覺:「分別本身沒有甚麼意義。」

  :「!」

  當時玄覺一宿覺」。後來證道歌》,流傳

  禪師最初五祖時候自稱已經得到佛法真傳靜坐二十弟子禪師雲遊河北聽到禪師聲名庵堂造訪:「這裡甚麼?」

  禪師:「入定。」

  禪師:「入定有心還是無心如果無心一切沒有情識草木應該算是如果有心一切有情眾生應該。」

  禪師:「正在入定時候不見有心無心。」

  禪師:「不見有心無心』,就是常在還有甚麼入定如果出入不是。」

  禪師無言許久禪師問道:「禪師祖師法門?」

  禪師:「曹溪。」

  禪師:「甚麼禪定?」

  禪師:「禪定法身湛然性相體用一如五陰緣起六塵境相不是實有不定遠離住著寂靜無生遠離生起禪定念頭心好虛空沒有虛空。」

  禪師一番道理直接拜謁大師:「甚麼地方?」

  禪師於是遇到禪師述說:「的確只要心如虛空執著空見應用自在無礙分別思量忘卻凡聖差別泯滅能所對待如此性相一如自然。」

  大悟二十年來有所完全無聲夜裡河北官吏百姓聽到空中聲音:「禪師今天得道!」

  後來辭別回到河北教化僧俗四眾弟子

  一個僧人請問大師:「黃梅五祖佛法到底甚麼?」

  :「佛法。」

  :「和尚得到?」

  :「不會佛法。」

  一天想要洗滌五祖傳授法衣找不到泉水因此後五地方看到山林茂盛瑞氣盤旋於是振動錫杖泉水立即應手積聚成為一個水池於是跪下洗衣忽然前來頂禮膜拜:「西地方地方希望看到祖師傳來衣缽。」

  衣缽接著:「上人精通甚麼事業?」

  辯說:「善於塑像。」

  正色:「看看。」

  一時不知所措幾天大約:「懂得塑像懂得佛性。」伸手摩頂:「永遠作為人天福田。」

  一個僧人禪師

  一個伎倆斷絕百般思想
  對外攀緣菩提心日日增長

  :「偈語還沒有見到自己心性如果依照修行反而受到束縛。」

  因此為他偈語

  惠能沒有什麼伎倆不用斷絕百般思想
  不斷生起菩提心增長

如需引用文章,請註明出處。 本網站由 佛光山資訊中心 協助製作Copyright © 著作權 佛光山 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

Vocabulary Detail